喊着μ'sic forever的某人

高三

愿你能比浮云自由,比北风潇洒。能够自由,快乐常在。

μ's 渡边麻友 开闭亡灵厨
汉字欅一期DD 悠唐
μ's:楠条 内森 绘希 妮姬
开闭:麻油鸡 w松井 松鼠
悠唐:丸美
汉字:杂食,尤爱w渡边 w壕 平睡 雷区:虾尾
一个透明的写手,写着自己喜欢的文章
同时也爱好摄影
以上,请多指教

【w壕】春雷

阅读前注意:
有ooc!
双视角!
这是一位理科生将近半年没有写过记叙文在学校和医院辗转的产物,没有故事性。
欢迎大家提意见!
(标题和内容其实没什么联系)







☞一则小故事
#菅井友香
23:46
  “烦人,”最后我还是忍不住,坐在副驾上抱怨了一句。
  “都怪前辈你太客气啦。”坐在驾驶座上的平手笑着说道。
  “明明说的就是一个商业活动,谁知道会从一个宴会变成一个私人派对!”我越想越气,拿起身边只喝了一口的饮料开始喝起来,喝光了还不解气,将塑料瓶狠狠砸向前窗。
  “嘶…”平手在一旁打了一个冷战,我瞥了她一眼,又自顾自地说起来。
  “变成私人派对就算了,还问这问那!我说我的对象是茜还像傻子一样笑。techi,你说,这个笑点在哪里?”
  我死死盯着交通灯,看着上面的数字越来越小。
  “都二十一世纪了,这些人思想还是这么保守。喜欢就直说,双方感觉来了就结婚,过不下去就分开。上帝又没说女性就一定要和男性配对。性别无关爱情。为什么一定要在世人已经默认的范围内戴上脚链被人监视着活动?又不是犯人!”
  “可是在世人眼里,你不是犯人,是罪人,滔天大罪,只有和你的伴侣分开才能洗刷罪名。”
  “techi…?”
  “前辈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没有的话就闭眼休息一会儿吧,我要开车了。”她一直盯着前方的双眼视线转移到了我身上,眼里闪起了光又立马暗了下去。
  是怎么了吗?
  “下次不许叫我前辈,叫友香就好了。”我对刚刚的事也没有多问,毕竟人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吧。
  “好的。”

0:27
  悄悄找出钥匙打开家门,本以为和往常一样,茜在卧室里像一只慵懒的橘猫熟睡,可是这次是一个例外。
  她站在落地窗前,盯着庭院里的樱花树,没有转身看我,也没有说“欢迎回家。”
  一定是出什么事了,我的直觉告诉我。
  还是说,因为没有提前给茜发消息说我准备回家而生气了?
  心惊胆战。
  从背后环抱住她的腰,轻声在她耳边说到:“茜,我回来了哦。”
  “欢迎回来。把桌上的药吃了吧。”
  “嗯。”我应了一声,乖乖转身去找药。
  声音有气无力,又没看我。
  看来我的直觉没错了。
  “要打雷了。”她快步走来,盯着脚尖,嘴唇又动了动,却没有发出声音。
  “哈?”什么嘛,摆着脸像谁欠了她一个世界,对我不热情的原因是在研究这个。
  “茜果然是个小孩呢,”我一口将药吞下,打量着她笑了起来:“我记得高中时是哪位同学天不怕地不怕向我桌里放虫子还在身后嘲笑我的?现在她居然害怕打雷?”准备伸手去揉她的脸颊,不料被打开。
  “不要再说这个了,”她垂下的眼睛瞥向一边,轻轻拉住我的西服,带着哭腔说。
  “neru来找我了。”

0:51
  “所以说,她的父母是拒绝techi和她交往,还要把她送到北欧去?”
  茜点了点头,脸上留着泪痕。我皱了皱眉,这件事是什么时候发生的?是在今天?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刚刚平手对我不耐烦这件事也能解释了。
  “友香,我很害怕……”刚刚平复下来的心情又开始了。
  “你在害怕什么?我们双方的家庭都是同意认可了的。”
  “我是说,你的商业伙伴…万一他们问起,你打算怎么做?是坦白还是隐瞒着?一直隐瞒别人一定会怀疑吧。如果坦白的话他人一定会对你另眼相待吧,到时不和你进行合作了呢?”
  她越说越小声,直至最后我也只能从前面的内容进行后半句的猜测。
  “所以说,你是在害怕这些?”
  “嗯…”她嘟起了嘴,点了点头。
  我捧起了茜的脸,尽量让她的眼睛与我对视。
  “茜,你还记得吗?当时你追我的时候都不被大家看好,连梨加都劝我想办法婉言拒绝你。可是最后怎样了呢?我们还不是走到了这一步。”
  “你…你喝了多少?”
  “亲爱的,这和我喝了多少没有关系,我很清醒。”
  “我只想说,爱情无关性别。”
  “没事的。”
  “出了事我们再一起去面对,这才是正确的做法。”
  我轻轻吻上了她。
  窗外突然亮了起来。
  打雷了。

#守屋茜

22:39
  直觉告诉我,友香一定是喝多了。
  一次次刷新聊天室,二十分钟之前发出的消息还未显示“已读”。
  “算了,还是去睡觉吧。”小声嘀咕一句后,放下手机准备进入卧室。
  这时手机响了,这家伙居然不看line而是直接主动打电话过来,这也太奇怪了。拿过手机一看,陌生号码。

22:41
  “茜吗?我是neru。”没等我开口,对方就报上姓名。
  啊,是neru
  “那个,说来有点抱歉,请问友香在吗?”
  “不在哦,友香和techi一起出去应酬了,你不知道吗?”
  电话那头顿了顿,再开口时好像换了一个人。
  “我…我…总之能开开门吗?我在你家门口。”

22:43
  “什么?你要去北欧?”听到这个消息我着实吓了一跳。以前所说的想去北欧定居,猜想是青春期每个人对未来的期望便没将其放在心上,没想到是真的。
  “techi会和你一起吗?”我好奇的凑近,想知道更多。
  “不会,因为是前几个小时才决定的,所以没有当面告诉她。”
  “为什么?”
  “因为我的父母不同意和她在一起。”平平淡淡,一语带过。
  我手中的茶杯轻轻颤抖了一下。

22:54
“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在意性别之类的呢?你也知道techi为了我们能站在一起付出了多少。”她哭了起来,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像是在质问这个世界。
  是啊,为什么要在意呢?为什么有的人会产生这样的想法呢?

22:55
  techi为了能和neru在一起而拼命学习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比如,不再和我一起去打篮球,不再和志田逃课去打电动,下课后也不再缠着理佐,而是在座位上进行复习和预习。甚至在放假时还去补习。
  爱真的能改变一个人。

23:00
  “我要离开了,”她突然放下水杯站起身,“老是打扰着你也不太好…”
  我有些惊讶,上下打量着neru,“也就二十多分钟…”我看着她反复确认手机,“是在等techi吗?”
  “嗯,她要到家了就会给我发信息,”她冲我笑了笑,又确认起来,“我要在家里等着她,毕竟和她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了。”

23:05
  “真羡慕你和友香。”我脑海里一直重复着neru走时的最后一句话。
  她到底在羡慕什么呢。

23:32
  我现在却没有上床等友香的打算。准确来说,我一定要等到她顺利踏进家门的那一刻我才安心。
  现在干着什么呢。
  明天想去和友香去郊游。
  对了,那就去做便当吧。

23:47
  友香怎么还不给我发消息?是准备不回家了吗?!
  今晚让她睡沙发。
 
0:18
  “太无聊了。”准备完东西的我现在无事可做,现在阳台的落地窗前不尤感叹到。
  现在我和友香居住的是前几年我们一起买的,因为单纯想看到天空,让人心情愉快。不过更值得骄傲的是,这是我和友香花自己的钱买的。
  怎样,想法很单纯吧。

0:19
  对了,要给友香准备解酒药和缓解头痛的药。
  友香的偏头痛是她进入管理层之后因为长期的睡眠不足和开始没完没了的应酬之后开始的。
  这样下去还要不要身体了啊。

0:27
  友香回来了,鼻腔中渐渐充斥着酒味。
  到底是喝了多少才想起这时回来啊。

  她好像抖了一下?
  太冷了吗?
  怎么不说话?果然是喝了酒胆子大了起来吧。

腰部突然被强加了力道,这次我没有回应。
我有点困了。

0:28
  “要打雷了。”我走到她旁边说,至于怎么知道的,当然是收到了短信预警。
  最重要的是,我要把刚刚的事说出去。

0:53
  “我很害怕…”
  我到底在害怕什么呢?是怕失去一个朋友还是怕那些流言蜚语。虽然友香公司和朋友中只有少部分人知道我和她的事,可难免有好事之人。
  身边的同事,伙伴,甚至陌生人,有多少能接受来自同性之间的爱呢?曾经看到一页报道,一位男主将自己的同性伴侣带回家后父母却和他断绝血缘关系。
  一则,两则,三则……
  我怕哪一天,这种事会发生在我们身上。
  我说出了我的心里话,不争气的哭了起来。

0:56
  她的脸向我靠近,我可以看见她异于平时的眼神。
  是什么呢?

0:57
  “没事的。”
  “出了事我们再一起去面对,这才是正确的做法。”
  窗外亮了起来。
  打雷了。


(完)

评论(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