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着μ'sic forever的某人

高三

愿你能比浮云自由,比北风潇洒。能够自由,快乐常在。

μ's 渡边麻友
已经沉到了塞纳河底
汉字欅一期DD
μ's:楠条 内森 绘希 妮姬
嘉兴路:马鹿
悠唐:丸美
汉字:杂食,尤爱w渡边 w壕 平睡 雷区:虾尾
一个透明的写手,写着自己喜欢的文章
同时也爱好摄影
以上,请多指教

我能看穿人心

而你能看穿我


没有所谓的商业cp
她们俩都是以真心对待彼此

她说时间还很多我和你可以慢慢来

听说马鹿要结婚了

hhh笑死

鞠先生:

   正在拍戏的鞠婧祎突然接到了电话,被告知马鹿呼户将在一天后在克罗地亚举办婚礼。


   “小鞠?你怎么了?”导演看着鞠婧祎的表情怪怪的,不禁开口问道。


   “啊!导演,我.....我肚子疼!”鞠婧祎立刻发挥了百分百的演技,往地上一蹲,捂着肚子“疼死了.....”


   “诶!那你要不去医院看看吧”导演也被吓了一跳,可一想到胃病是演员的职业病后,立刻表示理解。


   “好.....谢谢导演”


   被扶出片场后,Judy姐担忧的看着鞠婧祎“去医院吧”


   “不了.....去机场”鞠婧祎上了车,表情瞬间变成了求情“Judy~帮我给导演请个假,就两天!”


   “嗯?你怎么了?”Judy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鞠婧祎,要知道作为一个标准的工作狂,请假这种事在鞠婧祎身上可不现实,所以Judy也不禁担心起来。


   “那个......我要去参加婚礼”鞠婧祎拿出手机,点亮屏幕递给了Judy。


   “婚礼.......??!”Judy接过手机也是一惊“两天是吧.......好!”


   “啊!!谢谢!!我爱你!快!开车去机场!”


----------分-------割--------线---------


   “阿黄!阿黄!阿黄!快看快看!”正在录制综艺节目,赵粤拿着手机冲向了刚刚下台的黄婷婷。


   “怎么了?这么兴奋?”黄婷婷不明所以的盯了赵粤一眼。


   “马鹿要办婚礼了!!!在克罗地亚!!”


   “??!”黄婷婷经典的震惊表情包出现了!!!“什么?!!快!机场!!走!!!”


   于是两个还没有来得及换衣服的少女偶像一起奔向了机场。


----------分-------割--------线---------


   结束了杂志拍摄的李艺彤,正准备卸妆就看见了手机屏幕里的n多条消息“什么鬼啊,今天炸了?”拿起手机一看,发出来海豹(划掉)般的尖叫“啊啊啊啊啊啊!”


   于是其他人就看见了还没卸妆的李艺彤,用了此生最快的速度,拿起手机和包就飞奔出去了。


   “发卡她......怎么了?”


   “不知道......”


   李艺彤不顾形象的飞奔在走廊里,还一边发出海豹(划掉)一样的尖叫甚至眼里闪着泪光“啊啊啊啊啊啊!结婚了!!!!”


----------分-------割--------线---------


   拍摄电影中的林思意,也疯了,巨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导演表示,那家伙看着手机连古装都还没有脱下,就尖叫着跑了,拉都拉不住。


   “快!师傅!去机场!”林思意上了出租车,司机师傅惊讶的看了一眼林思意。


   “你.....你是那个小黑龙!”


   “额.....是!快!师傅去机场!!!”


----------分-------割--------线---------


   成员宿舍里。。。。。。


   “叉叉!!!你没事吧!!!又不是你结婚!!!”张怡看着已经过呼吸的张雨鑫,尖叫起来“你还不能死叉叉!你还要去参加马鹿婚礼呢!”


----------分-------割--------线---------


   悠唐......刚刚结束了公演,只见青钰雯差点过呼吸倒在段艺璇的怀里。


   “你振作一点!”


   “马.......马鹿........马鹿要......结婚了.......快.......机场!”


----------分-------割--------线---------


   “啊啊啊啊啊啊!你们过来看!!!”公演后台,戴萌举着手机惊声尖叫起来。


   SII的各位凑过来一看。。。。


   “啊啊啊啊啊啊!!!”


   “走!!!快点!!机场!!”


----------分-------割--------线---------


   因病休息的钱蓓婷看着一群人飞奔在走廊里,立刻拉住了孙芮“咋滴啦?见鬼啦?”


   “不是!马鹿要结婚了!!”孙芮激动的抱住钱蓓婷的胳膊。


   “。。。。。?!?!等我拿身份证和护照!!!”


----------分-------割--------线---------


  之后。。。。。


   在克罗地亚的机场碰面的三百来个成员们面面相觑。。。。。。


   “我.....我想开个集资”


   弱弱的声音穿了出来.......


   “开!买新婚礼物!!!”


----------分-------割--------线---------


   “嗯?小偶像亲自开集资??嗯??!!!”


   这集资.....分分钟百万上下!


   鞠总“先让我投个万把块钱,开个光啊!!!!!”


   “鞠总!冷静!!!!”


----------分-------割--------线---------


   今日头条。


   『数百名少女偶像齐聚机场,原因竟是.......』


   『还未脱下戏服!飞奔机场!竟是为了参加婚礼!』


   『当红小花鞠婧祎实名购买新婚礼物!送的竟是!!!』


   『集体罢演?!只为参加婚礼!!!』


----------分-------割--------线---------


   今日头条。


   『鞠婧祎现身克罗地亚!竟然跟踪某新婚夫妇!』


   『马鹿cp被拍克罗地亚亲密动作!』


   『数百名少女偶像,竟然跟踪新婚夫妇!原因竟是......』


   『少女偶像还是跟踪狂?黄婷婷尾随新婚夫妇!』


   『惊!少女偶像李艺彤,克罗地亚街头过呼吸!!!』


----------分-------割--------线---------


   某新婚呼户“你们是变态吗?”


   少女偶像“是!!!!”

我喜欢你

嘿( '▿ ' )

墨是陨:

 
这一篇是之前和 @喊着μ'sic forever的某人 写的,只不过,唔,因为是联文,也没有写完。但她申请我一定要写出来,所以也就试着尽可能把剧情没有修改太多写了下来。好奇提问,为什么没有人勾搭我和我玩。一个人冷漠凄清又惆怅。好啦,逼逼完了,发文。





 【速报:楠田亚衣奈将与松井高树携手打造史上最甜校园恋爱剧】
  
  
   刚打开手机玩游戏的南条爱乃看到推送信息瞬间失去了玩游戏的兴致。  “什么嘛,也只是娱乐新闻而已。”
  
  
  
  刚踏入三十代的南条已经在行内混的风生水起,什么大大小小的人物她都采访过,唯独就是没有采访过楠田亚衣奈,不是没有机会,而是南条一直在推脱。
  
  
  不知为什么自己对这个人就是没有半点好感。社长几次让自己去负责采访,但南条却一次次推脱拒绝着。
  
  
  让我去采访我不喜欢的人,还不如要我的命。
  
 
   
  不过南条有些时候还是挺佩服楠田亚衣奈的,准确来说,身为记者的她找不到任何关于楠田的缺点。长相好看,声音甜美,演技完全没有像刚进入演艺圈的浮夸,关键是她对粉丝很好,时不时和粉丝聚在一起。
  
  
  
  但如果真要说什么毛病的话,就是有点矮,和自己一样,南条在心里默默调侃到。 
  
  
  
    “不管怎么样,我是不会成为她的粉丝的!”日常表示自己不会成为楠田的粉丝之后,南条安下心点开了游戏。
  
  
  虽然话是那么说,但迫于生计,自己还是不得不给这位艺人做采访。这样的现实让南条耿耿于怀“为什么要我去采访,明明新田才是更适合的人选吧”


  
      试图做最后挣扎,但看样子并没有什么用。


         
  “南条桑,一个真正的记者是不拘小节的,况且新田已经被我安排去做了别的事情,你现在这样子,不就是想累死她嘛”


  
  
         社长喝着茶眯眼看向南条。心里偷笑,自己这一次就是故意要南条去的。让这个家伙后悔上一次偷偷把猫带来公司的事情。


  
  
  南条和社长对视着,所以自己是必须要去采访自己不喜欢的人了嘛,那么。准备辞职好了。我才不会屈服。
  
  
  
  “如果南条桑愿意去采访楠田,下次就可以随便把猫带到公司哦”
  
  
  
  诱人的条件!“好的我答应了,什么时候?”话刚说出口南条就后悔了,自己之前一直坚持的事情那么容易就更改了嘛。
  
  
     “我已经拿你的名字在楼下咖啡店预约过了,六点钟的采访”  社长一副得逞的样子。
  
  
  “恩???”
  
  
  南条的表情渐渐凝固,看了眼手表。离约定好的时间只有半个小时,这叫她怎么准备。
  
  
  “社长……您是什么时候打好的如意算盘?”
  
  
  “今天早上,如果你不同意就我去,但我现在看来没有这个需要。”社长放下茶杯,拿起了手机。“你加油,明天早上我要在我的桌子上看到最完美的采访。”
  
  
  南条沉默的站了几分钟,自己完全没有准备,能做出什么采访?但果然.....南条拍了拍自己的脸。自己答应的事情,再不情愿也要完成。
 
  
   
  南条走到楼下售水机旁,停下了脚步。有一些犹豫。采访的过程自己真的会喝咖啡嘛?毕竟不是给熟人做采访,喝咖啡那么轻松的事情还是不要做比较好吧?所以自己还是现在就买杯咖啡比较好吧?


      想到这里,南条心里轻松不少,决定买杯咖啡提提神,天知道昨晚她为了打Boss熬到了几点钟才睡,现在早就困的不行。


      不过在掏钱的时候,听见了售水机咯噔一声,一个和自己身形差不多的女孩子也买了咖啡。


       眯眼,这个女孩子的样子很眼熟啊。


     女孩子注意到了南条的目光,唇角微微上扬,点头示意微笑。
  
  
  这个人是对我微笑了吗?我的眼没花吧?心里直嘀咕的南条揉了揉眼睛,确认自己没看错时尴尬的笑了笑。
  
  
  刚想开口时没想到对方却先开口“南条桑?”
  
  
   “恩?请问你是?”


      女孩子听见南条的问话,噗的笑了起来,这个人是认真那么问自己的吗?


     女孩子拿出了名片递给了南条,故作正经道“咳,看看?”


        南条凑过来看了眼,瞬间呆滞,哎不是吧?南条抖了抖,所以这就是自己要采访的楠田桑?怎么看上去和镜头里的样子不一样?等等,似乎自己只看过杂志页面上楠田烈焰红唇的街拍图。


     南条闭上了眼,这是梦吧。自己一直莫名不喜欢这个人,也不至于会在这个人面前这样大出糗吧。
  
  
  楠田看着南条的反应心里暗暗憋笑“不准备买饮料么?还是说……被我迷倒了?”楠田开玩笑大胆的发言着。
  
   
  大概是楠田主动提到饮料的问题,南条才回过神。看着楠田手里的咖啡,南条抿紧了唇。


      “约好在咖啡厅见面,楠田桑居然还买了咖啡,是不是不太好?”


      南条庆幸自己还没有买咖啡,有了针锋相对楠田的筹码,但是楠田接下来的回答噎住了南条。


    “听说当大记者很忙,肯定随时随地都需要准备咖啡这些来提神吧。这是买给你的”


     要死,楠田说话语气干什么那么真诚,自己都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话才比较好。


      “那,我们现在就可以准备采访了吧”


      “当然,乐意之至”


      楠田果然有着神奇的魔力。
  
    
  “那么,楠田小姐的生日是多久呢?”一进入工作状态的南条就是不一样,立马从衬衣口袋内拿出录音笔打开开关。
  
  
  
  “这个网上一搜就知道,我想南条桑应该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吧。难道你就不想问问其他的吗?”
  
  
  的确,社长能让楠田一方腾出这么珍贵的时间用来采访,已经很给面子了。可是其他是指什么?
  
  
 “恩.....楠田桑最近的工作很忙吧?和那么多艺人接触后,楠田桑觉得哪一款型男是你最喜欢的呢?” 
  
  
  楠田没有回答,只是低头喝了口咖啡,冲南条暧昧的笑了笑,南条看了心里直哆嗦。
  
   
  这是在给自己出难题吧?这样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动笔啊,南条收起了脸上客气的笑容看着楠田。继续提问“那么楠田小姐喜欢怎么样的生活方式”


    大概是楠田看出南条的神态不悦,也慢慢收敛着笑容,好好思索回答着“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做什么都好”


     完全没有爆点啊,南条挠了挠头想着,果然自己还是要问一些得罪人的话嘛?为了一定的爆点.....南条还是问了。


      “楠田小姐觉得自己如果谈起了感情,会怎么样?”


     楠田听见这个答案看了一眼南条,当看南条一脸正直,于是憋笑回答道“可能会比较别扭,不能好好表达自己的情感吧,毕竟太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总是幼稚想要得到那个人的注意力,南条桑能理解嘛?”
  
  
  
  抱歉,我不能理解,我只会和游戏谈恋爱,在内心吐槽完了后,南条笑了笑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能明白能理解。
  
  
  大部分的采访做完之后,南条便打算起身告辞了。但却被楠田拉住了手“南条桑,不考虑和我一起吃晚饭嘛?”
  
   
  不不不,我还打算回家刷副本。“不了,我接下来还要整理稿子”
  
  
  “哎....那,肚子也会饿的吧?实在不行在便利店解决一下晚饭,我也很愿意和南条桑一起”
  
  
  事情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发展到了现在的地步。南条看了眼在便利店外等着自己的楠田。也不知道楠田是多么大胆,才敢出门不带口罩,居然还在便利店门口玩着手机等着自己。


     南条有些感慨,能让楠田这样等候的人肯定很少吧,自己运气好,居然也能算上一个,不过这对于自己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等着一次采访结束,估摸也就没什么关系了。


      楠田听见身后的脚步声,收起了手机扭头,看着南条手上提着的袋子,又笑了“南条桑分的太清楚了呢,晚饭装在一起不就好了?”


    不不不,你那份可比我的要贵的多。
  
  
 看着在自己一旁吃着饭团的楠田,南条心里涌现很奇怪的想法。说不准自己也没有那么讨厌楠田?
  
  
  两个人坐在公园的椅子上,除了吃东西发出了细微的声音,便再没什么。南条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尴尬,但却开口提起话匣子。 


     “楠田桑据说是出了名的宠粉啊,那么对于粉丝们的陪伴,楠田桑有什么感觉呢”
  
  
  楠田没想到南条采访结束后还会提这样的问题。不紧不慢的咽下喉咙里的饭团,过了会才回答道“大家的陪伴一直是我最好的依靠,每一个人的应援我都放在心里呢,有好好收下的”


     南条耸肩,大部分的艺人都是这样的回答,看样子楠田也没差。


      “不过,我希望她们也不要太在意我,毕竟她们更需要照顾好自己”楠田补上的这句话,让南条愣着了,出乎意料的发言啊。
  
  
  楠田看见南条呆愣住的样子,噗嗤一下笑了。“喂喂喂,南条桑难道以为我是一个有粉丝们的爱就会恃宠而骄的人嘛”
  
  
  “不不不,当然没有,只是这个回答,很温暖啊.....”
  
  
  所以自己为什么要讨厌这样一个人,心里不愉快的第一印象差点让自己讨厌了一个这样可爱的人呢。
  
  
  看着专心致志吃着饭团的楠田,南条很不容易才把口里那句抱歉压了下去。


  
  为了转移话题,南条又开始和楠田聊起了其它。
  
  
  “那,楠田桑有理想型嘛?啊,别误会,我是不会写这个的,只是.....好奇”
  
  
  南条一副无措的样子,哪有平时以笔为刀的锐利啊。
  
 
  我的理想性啊.....”楠田喃喃这句话沉默了一会。
  
  
       “我希望这个人,能够抵挡所有的流言蜚语和我在一起。毕竟我算是一位艺人,也很担心会有人不认可我的感情”


       顿了顿,楠田继续说道“我希望那个人能包容我的一切,成为我最大的软肋,这样子至少在她面前,我从来不需要全副武装自己”


       南条第一次听这样子的回答,对楠田侧头看着“那,如果和对方吵架了呢?”


      “只要不提分手,一切的吵架都没问题”


     楠田的回答爽快到让南条咋舌。
  
  
 “楠田桑可真是....意外直爽呢”南条失笑。
  
  
  
  楠田收拾着饭团的包装袋,听见南条这句话,突然沉默了。抬头看向南条,试探性的凑近“南条桑想要听我说一些更直爽的话嘛?”
  
  
  “恩?”
  
  
  楠田转过头用力的呼吸了好几下,才回头看向南条“我想要告诉南条桑。其实我一直以来都很喜欢你。但好像,南条桑一直很忙呢。我想过很多方法遇见你,但是,一直没有成功”


  
  
  哎.....这样的剧情只有乙女游戏才会存在吧?南条下意识把自己代入了游戏,但又沉默,这好像不是游戏,自己是打游戏打傻了吧?!
  
  
  
  “楠田桑发言很奇怪呢.....哈哈”假装在笑,南条磕磕巴巴的问着。
  
  
  楠田对于南条的回复并没有什么表示,只是起身,看着南条道揶揄笑道“不是开玩笑的,请南条桑准备好被我追求吧”
  
  
  楠田拦下了出租车,就离开了。南条明白,这一次采访不只是一次采访而已了。
  
  
  再后来,哪还有什么再后来。当四十岁的南条当上社长后,每一天还没有对新人进行什么教育,就被社长夫人给拖走。
  
  
  “多大的人了,吃饭还能忘记?再有下一次就没收游戏机了”社长夫人一脸气呼呼。
  
  
  “错啦错啦,不会有下一次了。不过,能让在下有幸为最具人气奖的楠田桑做一个采访嘛”
  
  
  “噗,老不羞。我的采访只有你可以来做啊”

【w壕】春雷

阅读前注意:
有ooc!
双视角!
这是一位理科生将近半年没有写过记叙文在学校和医院辗转的产物,没有故事性。
欢迎大家提意见!
(标题和内容其实没什么联系)







☞一则小故事
#菅井友香
23:46
  “烦人,”最后我还是忍不住,坐在副驾上抱怨了一句。
  “都怪前辈你太客气啦。”坐在驾驶座上的平手笑着说道。
  “明明说的就是一个商业活动,谁知道会从一个宴会变成一个私人派对!”我越想越气,拿起身边只喝了一口的饮料开始喝起来,喝光了还不解气,将塑料瓶狠狠砸向前窗。
  “嘶…”平手在一旁打了一个冷战,我瞥了她一眼,又自顾自地说起来。
  “变成私人派对就算了,还问这问那!我说我的对象是茜还像傻子一样笑。techi,你说,这个笑点在哪里?”
  我死死盯着交通灯,看着上面的数字越来越小。
  “都二十一世纪了,这些人思想还是这么保守。喜欢就直说,双方感觉来了就结婚,过不下去就分开。上帝又没说女性就一定要和男性配对。性别无关爱情。为什么一定要在世人已经默认的范围内戴上脚链被人监视着活动?又不是犯人!”
  “可是在世人眼里,你不是犯人,是罪人,滔天大罪,只有和你的伴侣分开才能洗刷罪名。”
  “techi…?”
  “前辈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没有的话就闭眼休息一会儿吧,我要开车了。”她一直盯着前方的双眼视线转移到了我身上,眼里闪起了光又立马暗了下去。
  是怎么了吗?
  “下次不许叫我前辈,叫友香就好了。”我对刚刚的事也没有多问,毕竟人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吧。
  “好的。”

0:27
  悄悄找出钥匙打开家门,本以为和往常一样,茜在卧室里像一只慵懒的橘猫熟睡,可是这次是一个例外。
  她站在落地窗前,盯着庭院里的樱花树,没有转身看我,也没有说“欢迎回家。”
  一定是出什么事了,我的直觉告诉我。
  还是说,因为没有提前给茜发消息说我准备回家而生气了?
  心惊胆战。
  从背后环抱住她的腰,轻声在她耳边说到:“茜,我回来了哦。”
  “欢迎回来。把桌上的药吃了吧。”
  “嗯。”我应了一声,乖乖转身去找药。
  声音有气无力,又没看我。
  看来我的直觉没错了。
  “要打雷了。”她快步走来,盯着脚尖,嘴唇又动了动,却没有发出声音。
  “哈?”什么嘛,摆着脸像谁欠了她一个世界,对我不热情的原因是在研究这个。
  “茜果然是个小孩呢,”我一口将药吞下,打量着她笑了起来:“我记得高中时是哪位同学天不怕地不怕向我桌里放虫子还在身后嘲笑我的?现在她居然害怕打雷?”准备伸手去揉她的脸颊,不料被打开。
  “不要再说这个了,”她垂下的眼睛瞥向一边,轻轻拉住我的西服,带着哭腔说。
  “neru来找我了。”

0:51
  “所以说,她的父母是拒绝techi和她交往,还要把她送到北欧去?”
  茜点了点头,脸上留着泪痕。我皱了皱眉,这件事是什么时候发生的?是在今天?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刚刚平手对我不耐烦这件事也能解释了。
  “友香,我很害怕……”刚刚平复下来的心情又开始了。
  “你在害怕什么?我们双方的家庭都是同意认可了的。”
  “我是说,你的商业伙伴…万一他们问起,你打算怎么做?是坦白还是隐瞒着?一直隐瞒别人一定会怀疑吧。如果坦白的话他人一定会对你另眼相待吧,到时不和你进行合作了呢?”
  她越说越小声,直至最后我也只能从前面的内容进行后半句的猜测。
  “所以说,你是在害怕这些?”
  “嗯…”她嘟起了嘴,点了点头。
  我捧起了茜的脸,尽量让她的眼睛与我对视。
  “茜,你还记得吗?当时你追我的时候都不被大家看好,连梨加都劝我想办法婉言拒绝你。可是最后怎样了呢?我们还不是走到了这一步。”
  “你…你喝了多少?”
  “亲爱的,这和我喝了多少没有关系,我很清醒。”
  “我只想说,爱情无关性别。”
  “没事的。”
  “出了事我们再一起去面对,这才是正确的做法。”
  我轻轻吻上了她。
  窗外突然亮了起来。
  打雷了。

#守屋茜

22:39
  直觉告诉我,友香一定是喝多了。
  一次次刷新聊天室,二十分钟之前发出的消息还未显示“已读”。
  “算了,还是去睡觉吧。”小声嘀咕一句后,放下手机准备进入卧室。
  这时手机响了,这家伙居然不看line而是直接主动打电话过来,这也太奇怪了。拿过手机一看,陌生号码。

22:41
  “茜吗?我是neru。”没等我开口,对方就报上姓名。
  啊,是neru
  “那个,说来有点抱歉,请问友香在吗?”
  “不在哦,友香和techi一起出去应酬了,你不知道吗?”
  电话那头顿了顿,再开口时好像换了一个人。
  “我…我…总之能开开门吗?我在你家门口。”

22:43
  “什么?你要去北欧?”听到这个消息我着实吓了一跳。以前所说的想去北欧定居,猜想是青春期每个人对未来的期望便没将其放在心上,没想到是真的。
  “techi会和你一起吗?”我好奇的凑近,想知道更多。
  “不会,因为是前几个小时才决定的,所以没有当面告诉她。”
  “为什么?”
  “因为我的父母不同意和她在一起。”平平淡淡,一语带过。
  我手中的茶杯轻轻颤抖了一下。

22:54
“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在意性别之类的呢?你也知道techi为了我们能站在一起付出了多少。”她哭了起来,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像是在质问这个世界。
  是啊,为什么要在意呢?为什么有的人会产生这样的想法呢?

22:55
  techi为了能和neru在一起而拼命学习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比如,不再和我一起去打篮球,不再和志田逃课去打电动,下课后也不再缠着理佐,而是在座位上进行复习和预习。甚至在放假时还去补习。
  爱真的能改变一个人。

23:00
  “我要离开了,”她突然放下水杯站起身,“老是打扰着你也不太好…”
  我有些惊讶,上下打量着neru,“也就二十多分钟…”我看着她反复确认手机,“是在等techi吗?”
  “嗯,她要到家了就会给我发信息,”她冲我笑了笑,又确认起来,“我要在家里等着她,毕竟和她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了。”

23:05
  “真羡慕你和友香。”我脑海里一直重复着neru走时的最后一句话。
  她到底在羡慕什么呢。

23:32
  我现在却没有上床等友香的打算。准确来说,我一定要等到她顺利踏进家门的那一刻我才安心。
  现在干着什么呢。
  明天想去和友香去郊游。
  对了,那就去做便当吧。

23:47
  友香怎么还不给我发消息?是准备不回家了吗?!
  今晚让她睡沙发。
 
0:18
  “太无聊了。”准备完东西的我现在无事可做,现在阳台的落地窗前不尤感叹到。
  现在我和友香居住的是前几年我们一起买的,因为单纯想看到天空,让人心情愉快。不过更值得骄傲的是,这是我和友香花自己的钱买的。
  怎样,想法很单纯吧。

0:19
  对了,要给友香准备解酒药和缓解头痛的药。
  友香的偏头痛是她进入管理层之后因为长期的睡眠不足和开始没完没了的应酬之后开始的。
  这样下去还要不要身体了啊。

0:27
  友香回来了,鼻腔中渐渐充斥着酒味。
  到底是喝了多少才想起这时回来啊。

  她好像抖了一下?
  太冷了吗?
  怎么不说话?果然是喝了酒胆子大了起来吧。

腰部突然被强加了力道,这次我没有回应。
我有点困了。

0:28
  “要打雷了。”我走到她旁边说,至于怎么知道的,当然是收到了短信预警。
  最重要的是,我要把刚刚的事说出去。

0:53
  “我很害怕…”
  我到底在害怕什么呢?是怕失去一个朋友还是怕那些流言蜚语。虽然友香公司和朋友中只有少部分人知道我和她的事,可难免有好事之人。
  身边的同事,伙伴,甚至陌生人,有多少能接受来自同性之间的爱呢?曾经看到一页报道,一位男主将自己的同性伴侣带回家后父母却和他断绝血缘关系。
  一则,两则,三则……
  我怕哪一天,这种事会发生在我们身上。
  我说出了我的心里话,不争气的哭了起来。

0:56
  她的脸向我靠近,我可以看见她异于平时的眼神。
  是什么呢?

0:57
  “没事的。”
  “出了事我们再一起去面对,这才是正确的做法。”
  窗外亮了起来。
  打雷了。


(完)

雾气穿过她年轻的脖子

直到今天都没有散去

原来银杏还没有黄
卖土豆的小店没有了
树的根被砖块缝起来
很多的叶子无处安放

我看到一只小黑猫
钻进灰白的住宅楼
我觉得应该回来
也觉得应该走了